中國石油
經濟技術研究院  > 媒體之聲
【中國經濟時報】專訪丨呂建中:后疫情時代須逆周期謀劃能源安全布局
打印 2020-08-27 16:07 字體: [大] [中] [小]

  新冠肺炎疫情對國際石油市場造成極大沖擊,使供給側產量嚴重過剩,引發油價斷崖式下跌,隨著中國及部分國家、地區的新冠肺炎疫情形勢有所好轉,石油消費需求明顯回升。中國石油經濟技術研究院副院長呂建中在接受中國經濟時報記者采訪時指出,考慮到全球疫情未來可能出現反復,誘發市場頻繁“暫停”和“重啟”,國際油價將進入一個較長的大幅波動周期,能源產業鏈、供應鏈的穩定性和安全性面臨嚴峻挑戰。迫切需要樹立新思維、謀劃新對策。

  中國經濟時報:受到疫情影響,當前的能源供需形勢發生了什么變化?

  呂建中: 全球能源安全問題已經成為一個相互依存的整體,絕大多數國家都不可能完全依靠自己的力量獲得能源安全保障。這次疫情疊加油價大幅度下跌,主要就是因各種“隔離”“封閉”措施造成了交通出行的“停擺”,導致剛性需求市場“崩塌”。與過去那種來自供應不足甚至中斷造成的正向沖擊相比,這種來自需求嚴重萎縮的逆向沖擊更接近經濟衰退或蕭條的特征,也更具破壞性,將深刻影響全球能源安全格局。后疫情時代的全球能源安全將是涵蓋供應、需求、價格、運輸、環境等多重風險要素在內的綜合性安全,需要各方攜手施策,打造“供應與需求雙向安全體系”。

  中國經濟時報:應當如何看待當前中國面臨的能源安全問題?

  呂建中: 今年以來的這一輪低油價,導火索是新冠肺炎疫情,實質上則是源于上一輪高油價刺激下的油氣投資熱,加上不斷出現的新技術,特別是頁巖油氣革命、深水資源的成功開發等,使全球石油和天然氣的產量在不到10年的時間內增長了13%和60%。在帶動世界油氣行業繁榮的同時,也使全球年均原油產量相對需求過剩了約100萬-200萬桶/日。即便沒有疫情,石油市場也可能會進入供需關系調整期,只是疫情突然加速了這一進程,而油價下跌根本剎不住市場需求量的大幅度銳減,不得不靠供給側的大幅度減產。在市場倒逼和政府干預下,全球石油產量和供應量減少了近20%,基本接近需求量的下降水平,才使油價艱難止跌回升。

  由于產油國的石油出口和財政收入銳減,再投入能力下降。石油公司的收入、利潤也大幅度下降,甚至出現大面積虧損,紛紛削減投資預算,關閉一批高成本項目,暫停一批戰略性項目。考慮到大中型油氣項目的投資周期通常需要2-3年,在后疫情時代的2025年前后,全球很可能出現油氣市場供不應求的局面。即便是供需總量能夠基本平衡,也不排除可能出現結構性余缺、區域性供應趨緊的情況,需要立足全局、登高望遠,提早謀劃逆周期的能源安全布局。

  中國經濟時報:油氣行業應當如何應對當前的格局?

  呂建中: 首先,建立多能互補協同發展機制。全球能源向清潔、低碳方向轉型是大勢所趨,但也不可能一蹴而就。在今后一個相對長的能源轉型期內,化石能源的清潔化利用與新能源的快速發展將相向而行,需要建立完善多能互補的協同安全保障機制。

  其次,強化能源金融風險預警防控機制。歷史上的多次油價暴跌,都曾導致過大規模能源企業破產、債務違約。油價持續低位或大幅度波動很可能導致債務鏈斷裂,甚至引發金融危機,需要建立完善能源金融風險預警防控機制。

  再者,完善能源價格形成和調節機制。我國是石油凈進口大國,油價下跌可以降低進口成本及下游生產成本,但如果引發其他工業品價格同步下跌,就可能加劇通縮預期,使降息、減稅的經濟刺激政策效果打折,需要建立完善能源價格形成及濾波調節機制。

  中國經濟時報:世界各國應當如何應對?

  呂建中: 深化能源領域全產業鏈的國際合作。后疫情時代的全球能源產業鏈、供應鏈格局將會發生一系列重大變化,能源生產國、消費國及國際組織之間應加強磋商溝通,增強政治互信、經濟互助及政策協調,擴大從上游資源開發到下游加工銷售的全產業鏈合作,共同維護能源市場穩定并建立聯合應急機制,促進能源供應與需求關系的基本均衡,努力做到能源供應的可持續、需求的可滿足、價格的可承受。

  加強能源領域技術創新的國際協作。推動能源轉型的關鍵是技術革命,世界各國應站在全球能源、資源、環境可持續發展的高度,打破技術壁壘和封鎖,使更多的國家和人民能夠從技術進步中受益。

  營造有利于能源安全穩定的國際環境。后疫情時代可能出現逆全球化、單邊主義、本土主義、保護主義等抬頭現象,需要更好地發揮能源外交作用,致力于保持國際能源貿易正常秩序,確保全球能源通道安全暢通,推動形成長期穩定的世界能源生產、運輸、消費格局。


■中國經濟時報記者 張一鳴

2020-08-27 來源: 責任編輯:
彩神【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