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朝全:對國有油企推進能源革命的思考

2020/12/31 信息來源:

能源革命的聲音,似漁陽鼙鼓,動地而來。為控制全球氣候變暖,歐洲發達國家紛紛宣布2050年前(或更早)實現碳中和,也要求相關方采取措施;國際石油公司在可再生能源上也加大了投資力度。中國作為全球能源消費和二氧化碳排放量最大的國家,承受了很大壓力。

2020年9月22日和12月12日,習近平主席發出了中國聲音:"二氧化碳排放力爭于2030年前達到峰值,努力爭取2060年前實現碳中和""到2030年,中國單位國內生產總值二氧化碳排放將比2005年下降65%以上,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費比重將達到25%左右",這是一個負責任大國的莊嚴承諾。

國有石油公司肩負著貫徹落實黨和國家大政方針的政治責任,既要兼顧當前的油氣保供、提質增效,又要在雙碳目標約束下推進能源革命、保證企業的持續發展,這是一項十分艱巨的任務,也是重大的系統工程。

推進能源革命的核心是推進能源轉型,如果不努力推進能源革命,我們將很難邁過一些門檻。

1.阻礙能源轉型的不同聲音

當前,油氣行業處境較為困難,但阻礙能源轉型最為顯著的,是少數人的以下觀點。

新冠肺炎疫情沖擊顧不上轉型。今年是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世界經濟最困難、最難預測的一年。對油氣企業而言,2020年的新冠肺炎疫情使中國國內油氣消費量減少;在中國控制住疫情之后,以歐美為主的西方發達國家卻在新冠肺炎疫情第二波蔓延中控制不力,經濟遭受重創,導致油氣消費量價齊跌。

新冠肺炎疫情的結束時間不取決于最先控制住疫情的中國,也不取決于隨后研發出疫苗而逐步控制疫情的美歐日等西方發達國家。未來也許還會有第三波疫情,將在發展中國家持續,在他們自身的努力和國際社會的幫助下,經過一段時間,才可能控制疫情。如此,世界經濟才可能逐步恢復,油氣行業才會逐步進入正軌。

這一期間對油氣企業的經營構成重大挑戰,部分人產生了以下觀念:常規增長都困難,抗疫增長更艱難,三利兩率考核壓力這么大,那里還顧得上能源轉型!

能源消費現狀產生"安樂窩效應":中國能源消費以化石能源為主,過去如此,現在也是如此,在今后10年不會改變,而且,中國油氣對外依存度目前看不到下降的跡象,總體缺油少氣,國家仍然鼓勵加大勘探開發力度,增儲上產,我們把油氣搞好就行了;我們本來是搞油氣的,轉型也不會;油氣作為化工原料,在碳中和時代也是必不可少的;搞油氣的,怎么能自己唱衰油氣行業!

這些觀點非常有害。

2.打破阻礙能源轉型的慣性思維

在能源轉型的過程中,以"三桶油"為代表的管理層務必要清楚了解:人的意識支配行動。意識不到位,會因為困難多、業務慣性、知識剛性、舒適區惰性,在具體工作中僅僅以聲響應,而不是以行動落實,嚴重阻礙能源轉型的推進。有困難、條件不足不可怕,要拿出大慶創業的精神頭,有條件要上,沒有條件創造條件也要上。

柯達膠卷面對數碼相機,摩托羅拉手機面對智能手機,即便其內部有的人看清了大勢,但都發生了"困難多、業務慣性、知識剛性、舒適區惰性"而產生的不作為現象,終被迅猛的時代進程淹沒淘汰。

當前,可再生能源迅猛發展,從供給側看,經濟上,一些太陽能、風能的發電成本已經具備平價上網條件,部分先進企業的上網電價甚至遠低于煤電。以可再生能源為主的清潔能源盡管有許多不足,比如電量不穩定會沖擊電網輸配、儲能技術尚待完善、消納不充分等,但隨著技術的不斷進步、國家產業政策的配套、企業管理水平的提高,這些問題會在前進中逐步得到解決。

以清潔能源為動力的汽車持續大幅增加,將直接沖擊傳統的燃油汽車甚至LPG、LNG燃料汽車,中國的石油消費量將比現在大幅下降60%左右,盡管石油的化工屬性仍在甚至會加強,但以40%的消費量,如何能夠支撐起目前以"三桶油"為主的國有油氣企業的運轉和發展?目前有困難,疫情使油企更困難,相比能源轉型給石油國企帶來的威脅而言,只能一方面努力搞好勘探開發、提質增效,另外一方面打起精神加倍努力,闖出一條創新發展的活路,而不是不管風云變幻,遇到困難就放棄、回到老路走到死。

3.國有油企能源轉型的具體建議

不同企業能源轉型的路徑不同,但總體趨勢會殊途同歸,即走向能源的清潔低碳、安全高效。以中國三大油為主體的國有石油企業,宜結合自身特點,在沒有現成路徑的情況下努力探索。對中國石油而言,既要把目前的勘探開發搞好,處理好當前增儲上產、保供、保效益的問題,同時必須在能源轉型上下大工夫,解決未來的出路。這的確很難,但不是無路可走,可以考慮以下幾個方面。

成立專門的清潔能源公司。目前,中國石油沒有專門的清潔能源公司,由于上游油氣勘探開發是主業,清潔能源開發利用在各分公司很容易"說起來重要,做起來忘掉"。通過機構改革設立這類公司,就像中國石油為數字化、智能化以中油瑞飛為基礎整合而成立昆侖數智公司一樣,盡管專門的清潔能源公司目前不具備類似于中油瑞飛那樣的現有基礎,但專門投入、專門培育,在能源轉型的大環境下,一定可以取得成果。有了專門的公司,專司清潔能源開發利用,其資金、管理就不會被擠占,為了未來的長遠發展,這方面的改革勢在必行。

保證必要的投入。目前國際石油公司在新能源上的投入,約占其投資的2%~5%,以中國石油的投資體量,可以根據新能源公司的業務研發、收購并購等情況,逐步達到這一比例。開始的時候,考核可適當放寬,在有效益后繼續加大投入,嚴考核。探索可以失敗,但不能因失敗而停止探索。

引進必要的人才。專業的人做專業的事,從事石油勘探開發的專業人員轉行去做風、光、氫能等項目,多半不現實,引進相關技術、管理人才是必然。

契合自身優勢從開發與利用地熱起步。中國石油有大量的鉆井和工程建設隊伍,還有大量的停產油氣井。新能源中,地熱開發利用也需要鉆井和工程建設,這與中國石油的優勢契合;還有一部分停產的油氣井,可否考慮加深改造成地熱井,將會因協同效應而大幅降低成本。

油氣田局部使用太陽能、風能。油氣田在野外,油氣水分離、處理、輸送,需要用大量的電力,有的地方甚至用原油、柴油、天然氣發電,能耗、成本不低。可否在一些地區(如西北)的新建場站,建設一些太陽能、風能的發電設施,為生產生活提供能量,既降低能耗,又降低成本。

進行必要的改革。中國石油體量大,在國企改革3年行動計劃中,遇到的核心堵點是三項制度改革,目前還沒有看到大的行動,也未見實效。但在清潔能源公司中,這是一個增量公司,可以比較方便地實行增量改革,在激勵上,可以有增值持股、分紅等措施,對于能上能下、能進能出、工資總額等方面羈絆少,改革的步子可以邁大些。何況清潔能源行業,民營企業的份額遠高于油氣上游行業,市場化程度高,易于接軌。

4.結語

太陽是最大的地外能源,地球上的能源多來自太陽,小公司可以做一些小眾能源,而中國石油這種大能源公司,除了油氣之外,今后的新能源多半離不開太陽能、風能,還可能與氫、電等融合,多能互補。

如果新能源公司探索成功,今后,新能源會成為中國石油的主業。在實現碳中和之時,新能源公司一定會成為不亞于Petrochina體量的公司。

離此也就不到40年的時間,鼙鼓催人奮進。百年企業,需要有長遠眼光。真心希望,國有石油企業盡快統一認識,拿出切實行動,探索創新,不斷推進,進而實現能源革命,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為全面建成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做出貢獻。

彩神【官网】